<ol id="awlb6"></ol>
<button id="awlb6"><object id="awlb6"></object></button>

    【南強杰出貢獻獎】丘書院:墨香書院 依舊芬芳
    [打印本頁]
    發布時間: 2019-04-28 瀏覽次數: 1645

    他是球櫛水母“口道囊”結構的發現者,填補了我國對櫛水母研究的空白。

    他是我國采用燈光捕魚的設想者、成功實踐者之一,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獎獲得者。

    他是我國上升流生態系研究的開拓者之一。

    他發現我國海域沙丁魚不止四種,而是十種。

    他是國內最先把目光投向板鰓魚類生物學研究的學者,也是在國際刊物上發表的國內第一篇有關板鰓魚類生殖生物學的文章的作者。

    他是丘書院,淡泊名利、樂育英才,默默書寫散發濃濃墨香的故事。

    今年四月,他榮獲廈門大學最高榮譽“南強杰出貢獻獎”。 


    從一堂課開始

    求學時期的丘書院

    1944年,生物系學生丘書院從家鄉江西于都縣出發,帶著對廈門大學的向往,徒步前往長汀入學。

    廈大生物系辦公室門口陳列的大塊石珊瑚、海綿和大型貝類等標本令丘書院駐足流連。也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對海洋生物的興趣便悄然在他心中滋生萌芽。

    1946年9月5日,在廈大同安樓的教室,海洋系主任唐世鳳教授為當時海洋系1946級二十名學生和選修海洋學的十余名學生授課。課上,唐教授講授第一章《潮汐》,包括潮汐形成的原因和理論、引潮力的推算、關于高潮和低潮、大潮和小潮、高高潮和低低潮等內容,以及至今還在沿用的計算潮汐的古老而實用的“八分算法”等。年輕的丘書院聽得入神,一扇廣闊的海洋學的大門仿佛就在心里開啟了。

    數十年后回憶起,這門中國海洋學第一課仍歷歷在目,課上唐教授的品行修養和學者風度仍是那么生動,當時帶給丘書院內心的澎湃和涌動還是那么真切。從某種程度上說,正是這次課堅定了他學習和研究海洋的信心,堅定了他為祖國海洋科學服務一生的決心。


    書寫海洋新發現

    1948年,丘書院從廈大生物系畢業,先后在廈大生物系和海洋系任教,并長期從事魚類生物學和海洋浮游生物學的教學與科研工作。

    工作沒多久,丘書院就取得了他科研生涯中第一個突破性的成果——球櫛水母的“口道囊”結構的發現。當時學界對球櫛水母的“口道囊”結構的研究普遍采用顯微鏡目測方法。丘書院創新性地采用了進食觀測的實驗生態學方法,經過長時間的連續觀測,向世人展示了球櫛水母的進食過程,進而發現了隱藏在顯微鏡背后的水母構造。這一研究成果達到當時世界領先水平。中國科學院院士、時任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所長的伍獻文一度發來賀電。

     60年代,丘書院從當時的文獻資料中發現了前蘇聯在燈光捕魚方面有著技術性的突破,據此,他率領廈大老師在國內率先開展燈光捕魚技術的研究并取得成功,這一成果榮獲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獎。

    80年代,已近花甲之年的丘書院為了厘清我國沙丁魚類的類型及分布情況,親自到廣東、廣西、海南島等沿海地區進行長達一年的實地考察,終于發現,分布在我國海域的沙丁魚不止當時學界認為的四種,而是十種。這一發現,為拓展我國的魚類學內容,開發上層漁業資源利用做出了很大貢獻。

    丘書院出訪意大利交流學術

    作為我國上升流生態系研究的開拓者之一的丘書院,80年代初,在西班牙召開的“上升流生態系研究”國際學術會議上,他是我國參會的唯一代表。他還是“閩南——臺灣淺灘漁場上升流生態系研究”項目的主持人之一,該項目獲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福建省科技進步一等獎。

    丘書院展示金色小沙丁魚標本

    如今,半個多世紀過去,退休在家的丘書院對學術的熱愛和鉆研卻從未停止。每天早上,丘書院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到書房看看書,做做魚類標本。雖然年事已高,但是當他向筆者展示在家做的金色小沙丁魚標本時,仍然掩飾不了內心的雀躍,這些猶如珍寶的物件早已經深深地嵌入他的生命里。


    “這些書都是他的寶貝”

    在丘書院如今的書房中,還完整保留著早年他編寫的魚類學講義。翻開有些泛黃的講義,整齊的字跡、翔實的記錄,仿佛能夠看見當年那位用心摘抄、翻譯、記錄然后創新性梳理和編寫的師者丘書院。講義里面還不時插入若干卡片、圖片,那是這幾十年來丘書院不斷學習,不斷更新的記錄。而這本50年代編寫的魚類學講義手抄本是國內海洋魚類學的第一本教材。

    丘書院至今還完整保留講義稿

    他早年編譯的《魚類學與海洋生物學》手稿,是廈門大學海洋學系1978年招收第一批研究生時用到的課本。1984年出版的《福建魚類志》是當時國內第一本地方性海洋魚類志,丘書院全程參與其中。2006年,丘書院將其學術論文集結成《丘書院文集》出版,內容涵蓋浮游生物學、上層魚類學、海洋生態學、軟骨魚類學、漁業史等領域,獻禮廈大海洋學系成立60周年。

    熟悉丘書院的人都知道他愛書珍書。他從事海洋魚類學的研究,但凡與之相關的書籍,他幾乎都能收之麾下。解放前國內有關魚類學的書籍非常之少,很多書籍只能依靠摘抄和翻譯,丘書院至今還留有這些書籍的手抄版本,細致到每幅插圖都完整地保留。幾次搬家,他也用最大的努力做好書籍的搬遷工作,甚至還詳細地做了書籍搬遷目錄。他的家人都知道,“這些書都是他的寶貝,那些標本,哪怕只是片段,他都要留著。幾次搬家,他都要一一點清楚,擺整齊。”

    丘書院書架一角

    如今,丘書院年事已高,記性大不如從前,但他仍能憑著自己對書本的熟悉和分類準確地找到想要的書籍,哪怕是在眼睛重影看不清最嚴重的時候。

    小小的書房裝著丘書院大大的海洋世界。窗外是他深愛的母校,眼前是一本本珍愛的書籍,那便是丘書院的幸福。


    “恩師的咸鴨蛋”

    不少學生提到恩師,總念念不忘老師家里的咸鴨蛋。90年代初,為了研究板鰓魚類,丘書院經常帶著學生們去福建沿海地區采集樣品。年近古稀的他跟年輕的學生們一起擠長途車、住招待所。擔心學生在外吃不好,每次出門前丘書院還從家里給每個學生帶上咸鴨蛋。

    丘書院愛書的風格也深深影響了他的學生們。他強調多看文獻,尤其是經典著作,比如他推薦給研究生必讀的經典書目就有上個世紀20年代由國外學者J·R·諾門編著的《魚類史》。

    丘書院樂于把自己的收藏分享給熱愛學習的同學們。他把自己收集到的的文獻復印、裝訂整齊,分專題、編上號碼發給學生,再定好時間檢查學生的閱讀情況,深入探討方法、結果、存在的問題。對待前來借閱書籍的師生,丘書院也從來都是毫不猶豫,甚至會把自己有復本的書籍,主動送到實驗室供師生們參考。

    丘書院曾坦言,只有教過書的人,才會知道資料的寶貴。每一份資料都是從各種途徑苦心收集,一字一句,斟酌、翻譯、編寫出來,委實是來之不易。而這份來之不易,更應該讓更多愿意在科研道路上鉆研的學生受益。

    這樣的丘書院,令身邊的師生感動、欽佩,也得到家人的理解,并為之自豪。丘書院的女兒回憶到,當年自己備戰高考,而父親恰逢外出實踐考察,心里難免失落。不想數天后收到了父親從考察地點發回的書信。雖陪伴自己的時間并不多,但是一字一句情真意切的鼓勵躍然紙上,給了她內心充盈的力量。這么多年過去,她對父親對中國海洋事業做出的貢獻理解得越來越深刻,也越來越自豪。


    晚年的丘書院愈發寧靜、祥和。

    他關心母校的發展。前幾日,我校成功發射“嘉庚一號”帶翼回收火箭,令他振奮不已。

    他每晚準時收看新聞聯播,關心國家大事。

    學生前來探望時,他也會探討起現在學界新動向。

    他說,要常常感恩,要童心不泯。

    閑暇時光,在愛人的鋼琴聲中,他輕輕哼唱起歌謠。歌謠聲中,故事繼續講述,墨香依舊芬芳。

    (宣傳部 歐陽桂蓮)

    責任編輯:歐陽桂蓮


    版權所有:廈門大學 管理員信箱: service@xmu.edu.cn
    Copyright © 2008 Xiamen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
    哥哥干哥哥色狠狠操